白水寺记
发布时间:[2016-06-11] 来源:[葛昌永]
     不知第几次上白水寺了,每次都是陪客人前住。远方的客人兴趣很浓。
     白水寺,系着一个辉煌的时代。传统文化中自古地因人贵,弯了九道弯的韶山冲,群峦环抱的溪口镇,与当年荆棘丛生的卧龙岗,都因溯牵着历史,于是便身价百倍。
     这里,也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曾经扭转乾坤的人物的发祥地。当年牧牛的草场已耘为桑田,晒书台支起了秧瓜棚,贩驴的羊肠小道铺成了柏油路。滞重的两千呀,云还是那云,风还是那风,白水还是那一线白水。
    我先前印象中的白水寺,是七十年代末一次造访留下的烙印:寺内破败损折,断壁残瓦,就像刚经过战争的洗礼似的。几个粗衣农夫在吱吱呀呀地纺织草绳,一拐一拐地弯曲着历史,捆绑起时间的荒芜。据说很久前,白水寺丛林环绕,楼榭次第,飞阁流丹,香雾空朦。溪口几十年不是既冷落又受诅咒吗?韶山也冷了一段时间。这中兴帝王虽赫赫然宠然大物也,但岁久年古,鞭长莫及,因而白水寺的冷热交替就更多起伏了。法轮常转,时至今日,非但韶山未失去它的伟大,不因信口雌黄绕舌生杀而失去存在。就连溪口,也车水马龙热闹非凡,今昔迥异了。盛世圣举总相孽生,它们是同时代的产物。枣阳人多么想有高大骄傲自信和充满诱惑力的舂陵精神啊!于是,一个崭新的白水寺既有继承又有扬弃地重光了。
      临近寺前的路不好走,但很幽;参天的树木不古,但很秀;新嵌上去的玻璃雕薨飞檐垂帷意念画象形文字虽巧拙不同,但还算可耐。光武帝端座堂中,儒家的眼光慈祥地落在寺前云聚的山丘和山丘上波浪的松涛间,除冻死的桔子树使山表出现少许斑驳外,便只有盘山道路蛛网般显示着江山阵容,星座分野,成为浓缩了的太和殿前中原逐鹿的山川地图。近处山坳之间有一白湖,湖里飘着白船白帆。白鱼极享盛名。那白鹤成群结队地栖居在这里。加上白云白雾,洁白的造物都会于斯聚于斯了。逶迤的岸迹如浅黄带红的项链,系着碧翠的湖床,弯弯绕绕消失在丘壑之间。他,仿佛在想,江山虽大,饮河一瓢矣,此番美景,真该再享受两千年。于是,便把二十八宿也传诏到此,列队在自己身旁。
     光武帝头戴齐天冠。因为他吃过苦头:微服回乡时,龙落浅滩被虫欺,害得还乡剧里饰朕的至今在台上皇也不是,民也不是,披头散发地既怨天又忧人。大风起兮云飞扬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。这时,他的感慨比祖宗更加良多。殿前小小的四合院内,没有供奉的神龛与龙案。人们知道他是真人。只有偏殿里,那大小不等的泥菩萨,张牙舞爪轮戟舞剑或满脸轻佻的看着你。再前面有龙桥,汉白玉雕栏使那不再运动的帝王之心做着临朝受拜的旧梦。皇帝也食烟火,三天断饮,恐怕也必饥不择食。所以,寺东边有口仙人井,清冽冽的泉水总是溢满井沿,顺着青石板缓缓地溢出,融入山前的云雾里。
   是因白水而后白水寺,还是建成白水寺改水名为白水,我未做考证。总之,山下有一条河,白练般由东向西飘去,消失在苍茫苍茫之中,     远播帝乡的馨芬。龙就从这里飞起。站在山上,极目四望,人事沧桑,自有良多悲壮的感慨。那些昔日驰骋逐鹿场,力拔山兮气盖世,横扫于军如卷席的创世者们,今日都躺在云岭雾山旷野荒泽或者是鲜花翠柏之间了。你看那废车场上,一个个被挤破砸扁碰散烧焦撕裂的车体,横七竖八伤痕累累无限狼藉地瘫痪在地上,一扫往日昂头挺胸,劈风斩浪,一任驰骋的英姿雄风。留下的却是茶余饭后说长道短褒贬不一的话题;或者是苍凉的古寺;或者是堕泪的残碑断垣而已了。
   看,忘了交待白水寺的所在。它,龙盘虎踞在枣阳之南,吴店之西,狮子山之上。
 
 

 

版权所有:枣阳白水寺风景名胜区管理处地址: 湖北省枣阳市吴店镇白水路185号 管理登录
旅游热线:0710-6729639 鄂ICP备13003960号
你是第位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