踏青访古在帝乡——光武故里白水寺记游
发布时间:[2016-06-11] 来源:[胡怀强]
    闲暇时日,常有太白“好作名山游”的雅兴,奇山佳水,风景秀物,寺庙古迹,都是笔者心驰人往的所在,不过,比较起“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”的苏杭奇景,“一山飞峙大江边,跃上葱笼四百旋”的庐山壮姿,以及“桂林山水甲天下,阳朔山水甲桂林”的漓江秀色,我更喜欢寻访庄严深沉,给人思索和启迪的古迹。故宫,长城,五祖寺,黄鹤楼,武当山,古隆中,……都留下了我踯躅的足迹。唐太宗李世民说:“以史为镜,可知兴替”,培根说:“读史可以明智”,那些故城名楼、古迹遗存不就是一部部很好的史书么?
在“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”的清明时节,我来到了“炎运中兴迹尚存,千秋传说汉皇村”的汉光武帝刘秀故里——距枣阳县城南十五公里的白水寺踏青访古。
     车进吴店境内,顿觉满面春意:麦苗萋萋,野草茸茸;鸡鸣犬吠的村庄,桃花、梨花、樱桃花竞相开放,“百般红紫斗芳菲”;池塘里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,期待着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夏日,……山青了,水绿了,人的心也醉了。
就在这醉人的土地上,当年的刘秀,读书躬耕,广结义士,公元22年起兵兴汉,25年入主洛阳,建立东汉。在位期间,他九下诏书,解放奴婢;精兵简政以减轻人民负担;清查度田,还地于民,兴修水利,发展经济;重用人才,励精图治,使东汉初期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个辉煌灿烂的时期,史称“光武中兴”。
    哦,神奇的土地,神奇的人物!
    来到吴店镇,弃车步行,座落在镇西南两公里的狮子山上的白水寺已隐隐在望。
走完一程大道,我避开人来车往、尘土飞扬的公路,沿着蜿蜒陡峭的小路上山。行至半山腰,蓦然回首,只见狮子山下的滚河象一条素练向远处逶迤而去,把人的思索只带向悠远——
据说,当年在这条古名“白水”的河边,刘秀与王莽军搏斗厮杀,一日为王军所败。刘秀领数百名残兵奔至狮子山下,身后追兵逼近,形势甚急。刘秀跃马过白水,连呼“天若助我,河水滚沸!”掷剑于水中,策马登上山林寺。回首一望,河水沸腾翻滚,雾气腾腾,敌军踯躅不前。自此留下“王莽追刘秀,滚河挡住路”的佳话,“白水”更名“滚河”。……
“同志,请稍等一下,让我们照张相……”
     正当我思绪万千的时候,喊声拉住了我思想野马的缰绳:白水寺到了,一群姑娘小伙子正在留下他们青春的倩影。
    在他们的背后,白水寺冥然兀立。“龙飞白水”四个大字镌刻在门楼正中,字体虬劲,气势不凡。整个建筑,从外面看去,寺墙青石垫基,青砖上顶,寺檐绘凤,寺脊雕龙,深沉庄严。
    跨进门楼,庭院中正对门楼的是一座别致的小桥,桥下是清清的潭水。
    我没有急于踏上小桥,而是从门楼的左边沿着环院的围廊缓缓游历。在围廊墙上镶嵌的数十块古今名人游访品评白水寺的诗文镌刻中,当以前代诗人罗世材的《白水寺诗》最为后代游人所称道:“白水寺前白水流,西风瑟瑟逼人秋。汉家陵寝今何在?诸母故人前置酒,不曾学唱大风歌。”使人顿生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”的追忆之情,不觉中,人又回到门楼。
    离开门楼,走过小桥,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块巨大的石碑,上刻工笔书写的“白水重光”四个大字。碑的背向记载着碑的来历:抗战后期,原同盟会员、辛亥革命陕西起义军粮饷副总督马瑞堂回到枣阳,面对山河破碎,国家遭外敌辱凌的现实,感怀先人的振兴,力促政府拨款,集资绅商各界,并拿出自己退役薪饷三千大洋,较大规模地修缮白水寺,并立下此碑。
我崇尚马公瑞堂的宏扬祖业,报功崇德的见识和义举。
在“白水重光”石碑前留影纪念后,我就向着同门楼遥遥相对的刘秀殿前殿走去。
“九月重阳白水重光阳光重重照白水;三代尚文真人尚武文武尚尚惟真人”,横额“白水真人”。挂在殿门两旁的这副金字对联吸引我长久的伫立,使我深深感到“光武中兴”对后人的魅力。
刘秀殿前殿的四壁悬挂着记载刘秀从起兵到称帝简历的画屏。上面有他交游之余的稼穑描绘,有他起兵之始,骑牛作战,冲锋陷阵的壮姿,有他投身绿林军参加昆阳决战的宏大画面,也有他称帝加冕后的返乡、出巡的记载,……这些画屏提醒着游者不应忽略坎坷的经历与“光武中兴”的内在联系:正是长期的底层生活的磨炼,使刘秀知民所困,知民所需,知民所疾,一旦举事,即能赢得民心,“得民心者得天下”,古今中外,概莫能外。
越过前殿来到正殿,一尊须眉大口,平和安详的刘秀塑像置于大殿上方正中,两旁是依次排列的绘有追随刘氏,出生入死终成大业的二十八宿形象的木质立屏。这些忠臣良将,或苦思冥想,欲得良策;或怒目相向,厮杀敌酋;或横刀立马,待命而行;……他们使人不由想到“上下同心,无往不胜”的古训,同时也更佩服刘秀不循旧规,勇于改革的胆识:东汉建立,天下统一。刘秀认识到他的功臣多是戎马出身,不熟悉封建的典章制度,不懂得如何治理国家,可是他们又往往恃功自傲,不遵法纪。他一改历代王朝分疆裂土以封诸侯,高官厚禄以慰功臣的惯例,实行“退功臣而进文吏”的政策,只封其中功劳最大的一百多人为列侯,给予崇高的地位,却解除了他们的实权。但对那些才高于世,隐居不仕的名儒仕子却多方寻求,重礼征聘,高密人卓茂征为太傅,名儒伏湛征为尚书,……有效的改革措施使刘秀较容易的“总揽权纲”,国家迅速转入经济建设。
从寺的右偏门出来,映入眼帘的是一孔朴素的青石方井。井内积水甚少,围观的人却很多。一个一看就知道是本地人的老汉正在炫耀般地讲述井的传说:……王莽军被滚烫的河水挡住后,恼羞成怒,占领了山林寺东南六里的刘秀少年居住地——刘家壕,放火烧房。在山林寺歇息的刘秀闻讯出寺观看,心急如焚,一时口干舌燥,即命寺中道士引至井房,取出井水一看,井水漆黑并有腥臭味。道士不解:“平日此水清甜,今日何故?”刘秀仰天叹息:“难道天不容我?……”语音刚落,訇然一声,井中飞出一道青光。一条青龙腾空而起,向东飞去。众人向前观看:井水由黑变白,刘秀取饮,甘甜无比。同时,寺外电闪雷鸣,大雨顿作,刘家壕的火光立即熄灭。从此,山林寺改名“白水寺”,刘家壕改名“白水村”——刘秀称帝后叫“皇村”。
我找到了张衡《东京赋》中“龙飞白水”的出处。传说中的荒诞和迷信自然不必相信,但人心的向背却是实在的。
站在白水寺后面的狮子山头,远眺山下广阔田野,耳目一新。昔日里刀光剑影,嗜杀喋血的古战场,如今一派和平的春光。田野里一片青翠,点缀着一些劳作的人们,纵横交错的道行树披上绿妆,和田间麦苗的嫩绿汇在一起,伸向田野,涌上山来,直绿到人的心里。
大半日的游历已使我略感疲乏,我简单的看完传说的刘秀当年的饮马池,来到距寺门很近的桔树园旁歇息。
桔园很大,有好几十亩,桔树长得茂密。旁边的一块空地上,一个老者正在给还小的桔苗施肥。我主动搭讪,问他家的桔树有多少,收入怎么样。
老人很高兴地用手对桔园划了一个大圈,告诉我:他家桔园有上十亩,去年气候异常,连续干旱,农业大幅度减产,但桔园却给他带来了近一万元的收入,对桔树就更精心了。这不,正在给去年栽的桔树施肥呢。
看着老人高兴的样子,我不禁贸然地问:你把桔园拾掇得这么好,不怕政策有变,把桔园收上去?
“变?”他睁大眼睛,“变总是要变的,但只能朝好处变,再变以前的苦日子,老百姓会答应么?”
我的心弦被震荡了,似乎听到了历史老人的声音——
西汉末年,权倾朝野的王莽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,也曾下令变革,一些措施也颇能击中时弊,但在顽固势力的阻扰下,王氏投鼠忌器,朝令夕改,变革在一片混乱中彻底失败,王氏也卒于众叛亲离之中。
刘秀起兵,缘于对前朝政治的鉴戒,决心甚大,措施具体,执行坚决,改革最终赢得了民心,赢得了“光武中兴”的繁荣,也赢得了后人的尊崇。
今天的改革,已使我们的人民得到了实惠,看到了幸福的明天,当然受到全国人民的衷心拥护,眼前的老人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得民心者得天下,顺乎民心者,事业兴旺。
时代的伟人们早已宣告:改革阻力重重,但改革必胜!
鉴古知今,信哉,斯言!
我,不虚此行。
 
 

 

版权所有:枣阳白水寺风景名胜区管理处地址: 湖北省枣阳市吴店镇白水路185号 管理登录
旅游热线:0710-6729639 鄂ICP备13003960号
你是第位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