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林四井岗战役
发布时间:[2016-06-11] 来源:[景区办公室]
      穿行在枣阳的乡镇、村庄,听到不少人说,地处枣南的平林是一片被鲜血浸染过的土地。因为这里曾发生过一起关系到红四方面军生死存亡的重大战役,即枣阳四井岗战役,也叫新集战役。《毛泽东选集》、《徐向前回忆录》都有关于枣阳四井岗之战的记载。而著名上将王宏坤在他的回忆录里,用了“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”来形容当时战争的惨烈。
关于这场战役,《枣阳老区志》中是这样记载的:四井岗是随州通往襄樊宜城的要塞。1932年秋,受党内左倾错误路线误导,各根据地第四次反围剿斗争相继失败,鄂豫皖根据地也不例外。因此,红四方面军被迫撤出苏区向西转移。10月19日拂晓,红四方面军主力行至新集地区,拟在此控制乌龙贯制高点。而此时蒋介石调集的第一、十、四十四、六十五、六十七等八个师和一个独立旅共五十多个团的兵力,正从东、南、北三个方向向红四方面军围堵而来,妄图一举将红四方面军全歼在新集地区。对此,行进中的红四方面军一无所知。尽管如此,红军在徐向前、李先念的指挥下,以一当十,奋力拼杀,激战两昼夜,最终取得了胜利。这一战役创造了我军以少胜多(当时我军兵力不足敌方兵力的四分之一),以弱胜强(敌人全部使用新式武器,而我军全是日式步枪) 的战例典范,也在红四方面军战斗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。
     如今,四井岗战役已过去76年。没想到,还能在新集遇到见证过那场战役的老人。他们是新集的杨旭东和杨家旺,两人均已年过八旬。
在新集村村委会办公室,杨旭东拿出两本已很破旧的笔记本。1963年,他在邓林农场当兵时开始在这个笔记本上记录“家事”,目的是让后人“记住我们这代人所受的苦”。四井岗战役爆发时,杨旭东只有4岁。当时的情况他已记不太清楚,后来是听大人讲的。他至今记得村西河后面有个大堰塘,打死的人把整个堰塘全部染红了,西河的“洋钱”扔了一堆没人捡。
而对于四井岗之战,因为过去读过几个月的私塾,杨旭东凭着儿时的记忆,再加上研读战争史料,他后来还专门作了一首名为《乌关反击战》的诗记了当时的情景:
关门乌头拱睫边,两军争夺制高点。
峰峙一脉插云间,官兵牺牲血成潭。
名山自古多故事,攻守不让日和夜。
尤忆民国廿九年,红军取胜颂向前(即徐向前) 诗的前面还加了一段序:2003年2月18日,在徐嘴学林(人名,杨旭东侄儿)那儿,晴和日暖,独坐檐台,静目观山,欣然提笔……后面加有注释。乌关即乌龙贯(当地人叫乌头贯)和关门山。其中乌头贯由于山高,抗日战争期间一架飞机曾在此撞落粉碎。“要不是你们来,我还不拿出来呢。”收起笔记本时,杨旭东透出怕“宝贝”被人抢走似的神情。据了解,1947年冬月二十,平林正式解放。杨旭东当过文书,后来又当了几年兵,如今在家颐养天年。
今年83岁的杨家旺老人是随父亲逃难来到新集的。当时,父亲挑着一副担子,一头是他,一头是棉被等物什。国民党的军队碰到后,让他父亲放下担子检查,结果把东西扔了一地。逃难途中,他父亲的腿被打伤,最后是一路要饭来到新集。当时他还没懂事,只记得红军撤退后,很多尸体也没来得及掩埋。他说,上世纪 70年代的时候,徐向前曾派人来过新集,5年前中央电视台也来这儿拍过反映这场战役的片子。
离开新集时,枣阳市老促会的同志告诉记者一个喜讯:鉴于四井岗战役的重要性,枣阳市政府准备建立四井岗战役纪念塔,以让后人永远记住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和在这场战争中牺牲的先烈们。(张国锋供稿)
 
 

 

版权所有:枣阳白水寺风景名胜区管理处地址: 湖北省枣阳市吴店镇白水路185号 管理登录
旅游热线:0710-6729639 鄂ICP备13003960号
你是第位访客